您所在位置:主页 > 道教研究 > 最新文章 >
最新文章

《老子》通行本分章问题再探讨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7-09-20 01:54 浏览次数:


本文原载于《哲学研究》2017年第7期,第64-70页。

 

作者简介


尹志华,1972年生,湖南常宁人。先后毕业于兰州大学哲学系、四川大学宗教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分别获学士、硕士、博士学位。曾在中国道教协会和北京联合大学应用文理学院工作,现为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学院副教授。2009.9-2010.7在香港中文大学文化及宗教研究系任访问学者。出版专著《北宋〈老子〉注研究》《清代全真道历史新探》《王常月学案》《道教与环保》,参与编纂《中华道藏》《老子集成》《国际儒藏》,在《哲学研究》《世界宗教研究》《宗教学研究》等刊物上发表论文60余篇。

摘要:当代一些学者据明《道藏》所收南宋谢守灏《混元圣纪》关于刘歆《七略》的记载,认为《老子》通行本上、下经章数(上经三十七,下经四十四)是刘向定著的。事实上,《混元圣纪》的记载有讹误,谢氏原书名《老君实录》,与南宋董思靖《道德真经集解序说》所引一致,也即刘向划分的是上经三十四章、下经四十七章。而今通行本上下经章数,可能出自河上公本。

关键词:《老子》 《老君实录》 分章 文献考辨

流传至今的《老子》通行本分为八十一章,即上经三十七,下经四十四。关于《老子》通行本分章的来历,当代一些学者注意到了西汉末刘歆《七略》的记载,认为通行本篇章数是刘向定著的。但是《七略》早在唐末就已佚失了,当今学者所述,乃是根据宋代两种道书的记载。然而,这两种道书的记载有明显不一致的地方,如果不加以认真的辨析,依据错误的文献,推导出的结论可能就没有坚实的基础。

笔者管见所及,日本学者岛田翰先生在出版于1904年的《古文旧书考》中就已提到了刘歆《七略》关于《老子》分章的记载。岛田翰是据明《道藏》所收南宋道士董思靖的《道德真经集解序说》(撰于1246年):“刘歆《七略》云:刘向定著一篇(误,董书原文为二篇——引者注)八十一章,上经三十四章,下经四十七章。”(岛田翰,第84页)岛田翰指出,董氏《序说》,虽引《七略》,但《七略》在宋时已佚,董氏之言,未可遽信。(参见同上,第87页)中国学者王重民先生在1927年所著《老子考》一书中广引众说,其中即包括岛田翰的上述观点。(参见王重民,第20-24页)

美国学者韩禄伯教授(Robert G. Henricks)在1982年发表的《论〈老子〉的分章》一文中也提到了《七略》的记载,依据的也是董思靖的《道德真经集解序说》。他分析说,“定著”一词很可能意味着,正是刘向在整理各种《老子》版本时,首先把《老子》分为两部分共八十一章。他注意到董思靖的记载是“上经三十四章,下经四十七章”,但现在的通行本是上经三十七章、下经四十四章。对此,他推测说“这只是一个抄写的错误”。(1)(韩禄伯,1998年a)

事实上,董思靖并不是最早提到刘歆《七略》关于《老子》分章的说法的。韩禄伯教授后来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在《再论〈老子〉的分章问题》一文中,便转而引用南宋道士谢守灏(1134-1212)编纂的《混元圣纪》。(2)但韩教授将谢守灏《进表》所署时间“绍熙二年(1191)三月”,误认成“绍兴(1132)二年三月”,所以得出该书“完成于1132年”的错误结论。不过,这倒不是重要问题。需要关注的是,《混元圣纪》的记载与董思靖的记载,在上、下经的章数上有重大差别。《混元圣纪》记载刘向“定著二篇八十一章,上经第一,三十七章;下经第二,四十四章”。这就与通行本一致了。因此,韩教授再次认为董思靖的记载“可能是抄本错误”。(韩禄伯,1998年b)

朱大星先生在2005年发表的《国家图书馆藏敦煌遗书BD14677残卷新探》一文中,也引用了谢守灏《混元圣纪》和董思靖《道德真经集解序说》所载刘歆《七略》文。但因作者只是附带提及,故未就二书记载上下经章数差异问题过多着笔。(朱大星,2005年)

宁镇疆博士在2006年出版的《〈老子〉“早期传本”结构及其流变研究》一书中,提到“董思靖《道德真经集解序说》及谢守灏的《混元世纪》(引者按:应为《混元圣纪》)”是宋元时期对《老子》分章问题进行研究的“代表性作品”。(宁镇疆,第18页)他注意到《混元圣纪》的记载中“有个小小的差错”,即“一百四十二章”除去重复的“六十二章”,应该是八十章,而不是八十一章。另外,他同韩禄伯教授一样,注意到董思靖所引是上经三十四章、下经四十七章,与《混元圣纪》不同。对此差异,他认同韩教授的意见,即董本可能是传抄致误,并断言这“并不影响我们的讨论”。(同上,第7页)

刘晗博士在2014年发表的《今传王弼本〈老子〉分篇分章源流考》一文中,也注意到了谢、董二书所引《七略》记载的不同,但亦未深究,而是把焦点放在其同上,即二书都记载刘向校书时将《老子》分为上、下二篇,八十一章。(参见刘晗)

迄今为止,最早对谢、董二书的不同记载给予足够重视的学者是虞万里教授。他在为樊波成博士的《老子指归校笺》作序时,明确指出,谢守灏和董思靖所引《七略》文,章节虽然都是八十一章,但其上下经之章节数却不相同。刘向所定,于二者中必居其一。(参见虞万里,第34页)那么,何者为是呢?虞教授认为,董思靖所说刘向定著上经三十四章、下经四十七章的说法很可能确实引自《七略》,而谢守灏关于刘向定著上经三十七章、下经四十四章的说法,则很可能出自道教,是道教徒改变了上下经章数,以展示其天数奇、地数偶之宗教性,达到“各有表明,咸资法象”的目的。(同上,第50页)

陈成吒在2014年完成的博士论文《先秦老学考论》中,也对董、谢二书记载不同的问题作了辨析。他认为,谢守灏早于董思靖,应亲见《七略》之语。(陈博士这样直接断言是有问题的,因为《七略》在唐末已佚失,谢氏所见只能是《七略》佚文。)其次,他认为,董书所言应是取自谢书,但因误解了谢书中的一句话,即将本来是指严君平《老子指归》“其彼章全与河上公不合”,(3)误解为包括刘向定著的《老子》章数全与河上公本不合,所以改为“上经三十四章,下经四十七章”。(参见陈成吒,第222页)

当然,虞万里和陈成吒二人的观点也只是建立在推测的基础上,无法验证谁对谁错。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靠史料说话。

丁四新教授在《哲学研究》2014年第12期发表《论刘向本(通行本)〈老子〉篇章数的裁划依据》一文,也根据谢守灏《混元圣纪》和董思靖《道德真经集解序说》所引刘歆《七略》,认为通行本篇章数是刘向定著的。丁氏以《三统历》等资料为证,认为刘向本章数的裁定,与西汉的宇宙论和天道观密切相关。他分析说,刘向之所以划定上经为三十七章、下经为四十四章,是因为三十七与四十四之比(37:44)非常接近中数五、六之比(5:6),而中数五六则是构造三统历的基本数字。(参见丁四新,2014年)(4)

但是,丁教授此文回避了谢、董二书所载刘向划分《老子》上、下经章数不一致的问题。也许他跟韩禄伯教授等学者一样,认为董思靖《道德真经集解序说》的记载只是抄写错误,应以谢守灏《混元圣纪》为准(虽然他的文章中未作任何说明)。事实真是如此吗?

笔者发现,明《道藏》本《混元圣纪》在文字上有讹误,而其原本《老君实录》与董思靖的记载是相同的。因此,这个问题是可以厘清的。

据定阳子石衍丰先生考证,《混元圣纪》本名《太上老君混元上德皇帝实录》(下简称《老君实录》)。(5)元代佛道辩论,道教失败,许多经书被禁止和焚毁。而释祥迈所著《至元辨伪录》卷二开列的至元十八年(1281)禁断的39部重要道经,其中就有《混元皇帝实录》。然而民间仍然在传抄。明代编《道藏》时,据某一传抄本收录,更名为《混元圣纪》。(定阳子,1997年)可惜的是,不知是底本有讹误,还是明《道藏》刊刻时的问题,这一段关于《老子》篇章解说的重要文字,出现了差错。

为了方便后面的讨论,兹将《混元圣纪》的有关文字全录如下:

“按刘歆《七略》,刘向雠校中《老子》书二篇,太史书一篇,臣向书二篇,凡中外书五篇,一百四十二章。除复重三篇六十二章,定著二篇八十一章。上经第一,三十七章;下经第二,四十四章。此则校理之初,篇章之本者也。但不知删除是何文句,所分章何处为限?中书与向书俱云二篇,则未校之前已有定本。参传称《老子》有八十一章,共云象太阳极之数。道经在上以法天,天数奇,故有三十七章;德经在下以法地,地数偶,故有四十四章。而葛洪等不能改此本章,遂灭道经‘常无为’一章,继德经之末,乃曰天以四时成,故上经四九三十六章,地以五行成,故下经五九四十五章,通上下经以应九九之数。”(《道藏》第17册,第814页)

按,此段文字中,有不需校本就能看出的明显错误。如“凡中外书五篇,一百四十二章。除复重三篇六十二章,定著二篇八十一章”。一百四十二章减去六十二章,剩下八十章,而不是八十一章。因此,虞万里先生怀疑“一百四十二”为“一百四十三”之误。还有,“遂灭道经‘常无为’一章”,“灭”字也不合文意。而“参传称《老子》有八十一章”,“参”字也费解。

所幸的是,我们现在还能看到《老君实录》的两个明代抄本。一本藏在中国国家图书馆,已收入《藏外道书》第18册;一本藏在美国国会图书馆(原为明代高唐王府中藏书),已收入《域外汉籍珍本文库》第4辑。

这两个本子对刘向校定《老子》的记载只有一字之差,美国国会图书馆藏本“凡中外书五篇”,中国国家图书馆藏本作“足中外书五篇”。两个本子都记载五篇《老子》共“一百四十三章。除复重三篇六十二章,定著二篇八十一章。上经第一,三十四章;下经第二,四十七章。”(《藏外道书》第18册,第64页;《域外汉籍珍本文库》第4辑,子部第3册,第322页)

由此可见,谢守灏与董思靖关于《七略》的记载是一致的,错在明《道藏》收录的《混元圣纪》。《老君实录》的两个本子也证明虞万里先生关于“一百四十三章”的推测是正确的。另外,《混元圣纪》中“遂灭道经‘常无为’一章”,“灭”字应据《老君实录》校改为“减”。而“参传称《老子》有八十一章”,“参”字应据《老君实录》校改为“今”。

是否存在这样一种可能性:刘歆《七略》原本记载的是刘向定著《老子》上经三十七章、下经四十四章,谢守灏在引述时,误抄成上经三十四章、下经四十七章?笔者认为,这种可能性是很小的。理由之一,晚于谢守灏的南宋道士董思靖在《道德真经集解序说》中记载的,也是刘向定著《老子》上经三十四章、下经四十七章。董思靖在引《七略》之前,已先言河上公分《老子》为八十一章,上经三十七章,下经四十四章,如果谢守灏对《七略》的引述有误,董思靖应该会产生怀疑,不会跟着误引。理由之二,谢守灏《老君实录》在引述刘向定著的《老子》上下经章数后,又说“今传称《老子》有八十一章”,道经三十七章、德经四十四章。据此也可知刘向定著本上下经的章数与通行本不同,否则谢守灏可以直接说据刘向定著本,何必又提“今传称”?正因为通行本跟刘向本上下经章数不同,所以要特地说到“今传”本。至于明《道藏》本《混元圣纪》关于刘向定著《老子》上经三十七章、下经四十四章的说法,很可能是《道藏》的编纂者根据通行本更改的。

既然刘向校定的《老子》,上经是三十四章,下经是四十七章,那么在章节数目上可能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寓意。因而丁四新教授关于刘向定本“上篇必为奇数章,下篇必为偶数章”这种以理论推测得出的断言(参见丁四新,2014年),就失去依据了。这也说明,刘向校定《老子》,是非常忠实于手中的底本,而不是以主观意图来对《老子》重新进行分章。《老君实录》就曾指出,“中书(指宫廷藏书)与〔刘〕向书俱云二篇,则未校之前已有定本”。(《藏外道书》第18册,第64页)刘向是根据已有的“定本”来进行整理,而非另行分章。虞万里先生在将通行本《老子》与北大汉简本章数章次对照后,也得出结论,认为刘向在校覈数种古本整理成定本之时,并未打乱其原有章序重新连缀,而是尽量依循古本或所持之本的章次作适当调整。(虞万里,第51页)

那么,通行本《老子》上经三十七章、下经四十四章的划分又是怎么来的呢?

道教中历来传说西汉文帝时的河上公将《老子》分为八十一章,定上经三十七章,下经四十四章。如唐末道士杜光庭在《道德真经广圣义》中解释唐玄宗诏书中的“摘其章句,自河公而或略”一句时说,“河上公分为八十一章,局于九九之数,有失大圣无为广大之趣,故云自河公而或略也”。(《道藏》第14册第311页)南宋彭耜《道德真经集注杂说》认为,“河上公分八十一章,以上经法天,天数奇,故有三十七章;下经法地,地数偶,故有四十四章。”(《道藏》第13册第257页)董思靖《道德真经集解序说》亦同彭耜所说。(《道藏》第12册第821页)

按,河上公授汉文帝《老子道德经章句》之事,乃系神话传说。(6)根据《老子河上公章句》的思想特征以及其简省化的章句风格,大多数学者倾向于认为该书产生于东汉时期,在刘向校定《老子》之后。如果在刘向校定《老子》之前就已存在《老子河上公章句》,刘向应该会注意到,并将其采纳为校勘底本之一。

《牟子理惑论》曾说:“吾览佛经之要,有三十七品,老氏道经亦三十七篇,故法之焉。”(《弘明集》卷一)由此可知,上经三十七章、下经四十四章的《老子》版本应该出现在《牟子理惑论》撰成之前。然而,《牟子理惑论》的作者问题至今难有定论,关于其成书年代也有争论。部分学者肯定该书出于东汉末年,另一些学者则认为出于东晋至南朝刘宋时期。(参见杨维中;张凯)如果东汉末年说成立,则划分《老子》上经为三十七章、下经为四十四章的《老子河上公章句》可能出自东汉前期或中期。又,《汉书·艺文志》记载《老子傅氏经说》三十七篇。若“三十七篇”是指道经三十七章,则西汉末年可能已有与通行本上、下经章数相同的《老子》传本。河上公本可能就是来自这一传本。

河上公本分章的寓意是什么呢?后人也不甚明了,只能笼统地猜测,三十七为奇数,奇数法天;四十四为偶数,偶数法地。(7)但南北朝道教徒对《老子》有一种神圣化的理解,故希望找到一种更有“内涵”的分章解释。于是道教中传说晋代葛洪对《老子》重新进行了分章:上经三十六章,下经四十五章。关于葛洪如此分章的记载,除见于《老君实录》等书转引外,也见于日本梅泽纪念馆藏《老子河上公章句》本。该本载有据传为葛洪所撰的《老子经序》,里面提到,《老子》取象天地,所以分为二篇。“天以四时生,地以五行成。以四乘九,故卅六以应禽兽、万物、刚柔;以五乘九,故四十五以应九宫、五方、四维,九州法备,因而九之,故九九八十一,数之极也。”(参见王玉环)不过,此序是否真为葛洪所著,没有确凿的证据。

敦煌遗书中保存有道经三十六章、德经四十五章的本子。如S.6453号(唐天宝十年抄本)卷尾题记云:“道经卅六章,二千一百八十四字;德经卌五章,二千八百一十五字。五千文上下二卷,合八十一章,四千九百九十九字。”(《敦煌道藏》第3册第1173页)唐代道士李荣的《道德真经注》,亦为上经三十六章,德经四十五章,乃系将上经第三十七章移至下经末章后。(《中华道藏》第9册第294-335页)国家图书馆藏敦煌遗书BD14677残卷对这种分章法作了解释,认为八十一章系依天地之大数。以四乘九,四九卅六;以五乘九,五九卌五,所以道经有卅六章,德经有卌五章,总共八十一章。道经卅六章,取法廿八宿与八风。(28加8得36)廿八宿所以纲纪四方,八风所以鼓育万物。德经卌五章,取法廿四气、十二辰与九州。(24加12再加9得45)廿四气统绪四时,以成天道;十二辰考比岁事;九州乃万民所归,人王所住。(参见朱大星)

虽然“上经三十六、下经四十五”的分法更符合天地数理,但上经三十七章、下经四十四章的本子流传已久,强行更改(将上经第三十七章移到下经末章后),恐怕令人难以接受。(8)大概是考虑到这一点,道教经典中又对上经三十七章、下经四十四章的分法作了肯定,并重新作了解说。比如《太上洞玄宝元上经》,就既肯定了以天之四时、地之五行分别乘九的说法,因而《老子》上、下经本来分别是三十六章和四十五章,但是又认为,由于大地谦让,推功于天,结果就变成了上经多一章,下经少一章。该书以老子的口吻说,“观天文者,依吾上经”。观春之咏,十有六篇(以四气自乘);观夏之咏,畅篇二十(四气五行相乘)。总共三十六章。但是为了表示天道“非数所拘”,“是以在于五九之中,又出四九之外,自古及今,其名不去,是以上经三十七章也”。那么,这多出来的一章是怎么来的呢?该经认为,《老子》第一章和第二章原本是一章,后来分为两章:“天于第一章分为二者,广生养之前,进引养生也。”(《道藏》第6册,第254、257页)

该经又说,“察地理者,依吾下经”。十天干加十二地支,合为二十二,故有二十二章,“以为秋咏”。九州、五岳、四渎、四海之数相加,也是二十二,故又有二十二章,“以为冬咏”。二十二加二十二为四十四。再加上“昆仑极中,镇四时之序”,总数为四十五,因此“四十五章是为属地”。但是大地“推功归天,揖敛让上”,主动合并最后两章为一章,故只有四十四章。“地于第八十一章合为一者,据杀藏之后,退避刑杀也”。该经说,第八十一章原来是两章,“信言不美”至“博者不知”为一章,“圣人不积”以下为另一章,后来合并为一章。(《道藏》第6册,第254页)

《太上洞玄宝元上经》对《老子》上经三十七章、下经四十四章的解释非常繁琐,也很牵强,在道教中后来也没有得到普遍的认同。南北朝以后,道教中人不再对三十七、四十四作出特别的解释,只简单地以天数奇、地数偶笼统解释。

宋代以来,有一些学者对将《老子》分为八十一章的做法不满意,认为《老子》本来不分章。如清源子刘骥说:“老子之言《道德》,偶从关令之请,矢口而言,肆笔而成书,未尝分为九九章也。”(《道藏》第13册第273页)褚伯秀也说,《老子》古本不分章。(《道藏》第14册第290页)邵若愚说:“又不知何人不审正文前后本意,分为八十一章,惟务其华,图象阳数,此以戏论,无益于人,今亦除去。”(《道藏》第12册,第236页)元代正一天师张嗣成则认为:“五千言文意本相连贯,河上公分为八十一章,其旨固自有所在。然于中出乎强勉,分析不断者亦可见,读者因其析以求其全,则自悟入矣。”(《道藏》第12册,第633页)这就是说,河上公的分章有不合理的地方。不过,他们关于《老子》原本不分章的说法也只是一种臆测,因为他们并未见到刘向、河上公之前的所谓不分章的“古本”(据说唐代傅奕用以校勘《老子》的底本有项羽妾冢出土本和西汉安丘望之本,但这两个本子的原貌已不得而知,今收录在明《道藏》里的傅奕校定的《道德经古本篇》是分为八十一章的)。还有的认为王弼本原来也不分章,如董思靖《道德真经集解序说》载:“王弼合上下为一篇,亦不分章。”(《道藏》第12册,第822页)但是,唐代陆德明《经典释文》卷二十五依王弼本《老子》作音义,即分道经、德经,又载德经有四十四章,一本为四十三章。(《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82册,第821页)可见陆德明所见王弼本是分篇章的。如果存在不分篇章的王弼本,自言“博采众家”的陆德明不会一字不提。唐代颜师古《玄言新记明老部》卷一也载:“寻宋(指南朝刘宋——引者注)古本直云王辅嗣,下称注《道德》二篇,通象阳数极九,以九九为限,故有八十一章。”(《中华道藏》第9册,第223页)唐代人没有记载不分篇章的王弼本《老子》,宋代人反而发现了,于理难通(因为他们并没有出土王弼本的记载,只是说见到这样的传世本),很可能是宋人有意为之。(9)而我们现在仍可以看到,王弼的注文中就有“下篇”“上章”“下章”的说法。比如第二十章的注文中说“下篇云为学者日益,为道者日损”;第二十三章的注文中说“下章言,道之出言”;第二十八章的注文中说“下章云,反者道之动也”;第五十七章的注文中说“上章云,其取天下者,常以无事”。(“上章”、“下章”不是指上一章、下一章,而是泛指前面的章节、后面的章节。)(参见楼宇烈,46、57、75、149页)可见,王弼本也是分篇章的。

现在由于简帛《老子》的出土,我们对于《老子》文本的“早期形态”有了更多的了解,但关于《老子》上下经章数划分的历史演变过程,由于史阙有间,仍然难以弄清楚。谢守灏在《老君实录》中针对刘向定著《老子》之事,就曾说:“但不知删除者是何文句,所分章者何处为限?”(《藏外道书》第18册,第64页)刘向在整理三种《老子》版本时,删除了哪些文句,后人已无从得知;刘向是如何划分各章的,后人也不清楚,因为刘向分章本也没有流传下来。这里有一个很难搞清楚的问题:既然刘向已定著《老子》文本,为什么他划分的《老子》上经三十四章、下经四十七章没有留传下来,而上经三十七章、下经四十四章的本子会被普遍接受、成了传世的通行本?如果说仅仅是因为三十七、四十四的分法更有天地数理意义,那么西汉严君平将《老子》分为七十二章,上经四十章、下经三十二章,也是根据天地阴阳的数理原则而定的,(10)为什么就没有得到普遍接受?上经三十七章、下经四十四章的《老子》版本最终胜出,历史原因我们今天可能已不得而知了。从前文所引陆德明《经典释文》的记载来看,王弼本已是上经三十七章、下经四十四章。但陆德明又记载有一种本子是下经四十三章,这一版本出现的原因也令人费解。

上述考察表明,我们在讨论《老子》的分章问题时,要严格依据可靠的史料来说话,仅从“文义”、寓意等角度进行推测,作出的判断往往是非常主观的。对于《老子》通行本分上经三十七章、下经四十四章的缘由,在无确切文献依据的情况下,匆匆作深度的义理解读和引申,很可能有过度诠释和穿凿之嫌。

 

尾注

(1)韩禄伯的论文原载伦敦大学《东方与非洲研究学院院刊》第45卷第3分册(1982年),此据郭沂、温少霞译文。(参见韩禄伯,1998年a)

(2)谢守灏的生卒年,可见元代道士赵道一编《历世真仙体道通鉴续编》卷五之“谢守灏传”记载。(《道藏》第5册,第444-445页)

(3)按:“彼章”二字文义不通,应据《老君实录》校改为“破章”,即分判章节。

(4)丁四新教授在《学术月刊》2016年第9期上发表了另一篇文章《〈老子〉的分章观念及其检讨》,重申了刘向划分《老子》上下经章数的“宇宙论数理”依据。(丁四新,2016年)

(5)南宋彭耜《道德真经集注杂说》卷下所引谢守灏著作即题为《老君实录》(《道藏》第13册第274页)。

(6)关于河上公授汉文帝《老子章句》的传说,见葛玄《老子道德经序诀》。(《中华道藏》第9册第 185-186页)

(7)目前所见以此种解释来说明河上公分章理由的较早文献是初唐道士成玄英的《老子道德经开题序诀义疏》(见《中华道藏》第9册第 232页)。

(8)唐末道士杜光庭《道德真经广圣义》卷三十即批评说:“或有移上经末章居下卷之末,以取上卷四九三十六章,法阳;下卷五九四十五章,法阴。此亦后人妄为,其意穿凿,将恐乖失玄圣之本旨也。”(《道藏》第14册第456页)

(9)南宋熊克在王弼《老子注》后题跋曰:“又得晁以道(即晁说之)先生所题本,不分《道》《德》而上下之,亦无篇目。”(《道藏》第12册第291页)针对此本,清代孙诒让在《札迻》卷四中指出:“今所传王注出于宋晁说之所校,不分《道》《德》二经,于义虽通,然非汉唐故书之旧。”(孙诒让,第127页)

(10)严君平《老子指归》之《君平说二经目》载:“阴道八,阳道九,以阴行阳,故七十有二首。以阳行阴,故分为上下。以五行八,故上经四十而更始。以四行八,故下经三十有二而终矣。”(《道藏》第12册,第342页。)

 

参考文献

1.古籍:《汉书》《弘明集》《经典释文》《老子》《老子河上公章句》《老子指归》。

2.陈成吒,2014年:《先秦老学考论》,见《华东师范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3.岛田翰,1904年:《古文旧书考》,东京民友社。

4.《道藏》,1988年,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天津古籍出版社。

5.丁四新,2014年:《论刘向本(通行本)〈老子〉篇章数的裁划依据》,《哲学研究》第12期。

6.2016年:《〈老子〉的分章观念及其检讨》,《学术月刊》第9期。

7.定阳子,1997年:《〈混元圣纪〉与〈太上老君实录〉》,《宗教学研究》第1期。

8.《敦煌道藏》,1999年,中华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微复制中心。

9.韩禄伯,1998年a:《论〈老子〉的分章》,《简帛研究译丛》第二辑,湖南人民出版社。

10.1998年b:《再论〈老子〉的分章问题》,《道家文化研究》第14辑,三联书店。

11.刘晗,2014年:《今传王弼本〈老子〉分篇分章源流考》,《管子学刊》第2期。

12.楼宇烈,1980年:《王弼集校释》,中华书局。

13.宁镇疆,2006年:《〈老子〉早期传本结构及其流变研究》,上海学林出版社。

14.孙诒让,1989年,《札迻》,齐鲁书社。

15.王玉环,2015年:《梅泽本〈老子经序〉与宋刻本〈老子道德经序诀〉的比较》,《中国道教》,第2期。

16.王重民,1927年:《老子考》,中华图书馆协会。

17.《文渊阁四库全书》,1986年,台湾商务印书馆。

18.杨维中,2014年,《〈理惑论〉的成书问题及思想内容论析》,《广西社会科学》第12期。

19.虞万里,2013年:《〈老子指归校笺〉序》,载樊波成:《老子指归校笺》,上海古籍出版社。

20.《域外汉籍珍本文库》第四辑,2013年,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人民出版社。

21.《藏外道书》,1994年,巴蜀书社。

22.张凯,2014年,《〈牟子理惑论〉读后》,《法音》,第7期。

23.《中华道藏》,2004年,华夏出版社。

24.朱大星,2005年:《国家图书馆藏敦煌遗书BD14677残卷新探》,《文献》第1期。

 

主办单位:山东师范大学全真道研究中心 电话:0531-86182160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文化东路88号 邮箱:qzdyj2011@163.com
版权所有:弘道 技术支持:济南焦点网 鲁ICP备0907185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