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主页 > 道教资源 > 道教碑刻 > 金元 >
金元

创建重阳观记[1]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7-02-06 18:09 浏览次数:

碑连额高九尺九寸,广三尺四寸。三十行,行五十六字。字径一寸,正书。额题“创建重阳观记”六字,篆书。今在大南邢村三圣寺。

本观羽士薄子固书丹并篆,燕京大长春宫宣差总教天下都道录佐玄寂照大师冯志亨撰。

天下之事有自微而至著,固不可以智求而力致也。实关冥数,岂偶然哉。昔祖师创构一庵,四隅各植海棠梨一株。和公怪而问之,答曰:吾欲使四海教风为一家。夫全真之教,起大定初,至大朝丁亥,一周甲子,而教风大振,是果验矣。非冥数已定而预知之耶?粤古之初,人有纯德,其居于于,自适自得,不牧而自治,不化而自理,莫不康宁寿考而保守天真,奚待教哉!降及后世,人渐殊,德渐丧,放心而不知收,逐物而不知反,所以天真尽耗而流浪死生。圣贤哀悯,此教之由兴也。全真者,以开通为基,以见性为本,以养命为用,以谦和为德,以卑退为行,以俭约为常。积真既久,故能坎不流而周于太虚。其为天下后世崇而奉之者,盖有由矣。今忻州定襄县有观曰重阳,盖取全真鼻祖之名也。向予客关中,一道人问曰: 子知重阳之义乎?应之曰:阳,九数也。九九则重也。经云九九八十一阳天。是耶?否乎?笑而不答,徐曰:子不闻钟、吕乎?二人全真之祖也。一曰正阳,一曰纯阳。阳则明也。重阳者,其重明乎?言明不可息也。正阳以是而传之纯阳,纯阳以是而传之重阳,重阳以是而传之丹阳。由甘河受记而名之,譬若以灯传灯而明继明也。予以为然,故表而出之。初沁州社长官躬诣燕京长春宫,恳请清和师真赴平遥之玉清观主领醮事,许之。乙未春西行,道出忻界。太守张侯闻之,出境远迎,稽首而告曰:累年从军,脱万死一生之地,又值玄门大辟,得闻正教。向舍所居之宅,改为观宇,立圣像,增寮舍,使之道侣修香火而安居处矣。玄坛之下,三元八节致祷而真圣降。今亲睹仙仪,傥蒙训诲,幸莫大矣。是时,四方门人,官僚士庶,持疏交请,皆却而不赴。喜侯之意诚,车数日。师以是观地当冲,过客旁午,赐号曰通仙。又焚香作礼而言曰:郭东之定襄,村曰南邢,先人之旧庐也。四山耸翠,其地绵亘壮丽,称道家所居,以修乡里之善缘也,愿往观焉。既允其事,即日畚锸者,桢干者,斧斤者,咸乐趋功。不烦隧正,不扰里胥,伐木集材,轮奂缔构,侯悉出家赀为酬。逾年而告成。其殿有四,曰三清,曰玉皇,曰三官,曰四圣,曰真官,曰七真,各以次居。及云房之室,徘徊夹翼,以至客舍厨屋库厩之属,完然一新,真一方之伟观也。师赐号曰重阳,岂徒然赋是名哉?庶几乎见其名而思其人。既思之,则景之慕之,意气有以奋发。未几,侯果弃官人道,莫知所之。噫!清和师其可谓知人矣。且夫世所谓大丈夫者,其作人也,在家则勇猛而有谋,质直好义,不以富贵动心,不以权势傲物。为鳏寡孤独之所依怙,为乡党邻里之所敬爱;出家则弃金珠如瓦砾,视恩爱如寇仇,或游遁山林而立于独,或誓坚心志而死于道。舍此则无以为大丈夫。然则兼而有之者谁乎?予于张侯见之。其子仁杰,次世杰,谋于本观提点王志坚、武道和,恐其先人与清和师仙缘感会之由沉郁而无闻,思所以纪述而发挥之,令人之燕,求予为文。辞之弗克,遂乐掇始末之由而为之记。仍系之以辞曰:

道之为教,其功莫量。贤圣迭起,振领玄纲。裴魏杨许,苏茅周张,名动天壤,范谟帝王。天元庆会,逎生重阳。甘河得遇,全真起堂。丘刘谭马,分处一方。金莲结子,并蒂联芳。长春遗美,清和载扬。东西二观,玄门益光。乙未之春,鹤车远翔。张侯敦请,驻于定襄。侯之家世,爰居此乡。革易故宅,(茸)[]为道场。鸠工集木,不日允臧。厥功斯毕,辞家道装。郡人思之,朝夕靡忘。纪休琬琰,垂训无量。

时大朝乙卯岁月日知重阳观事李志元立石。

都功德主知忻州事张仁杰、弟世杰。

功德主前忻州长官张宁、弟张安广。

燕京大长春宫掌教大宗师玄门正派嗣法演道真常至德右玄真人李志常。

(《定襄金石考》)

      [1]《定襄金石考》云:张侯即张安宁。遗山《州将张侯墓表》不言入道事,专重其功。“薄子固、李志元皆本观道士。末列都功德主知忻州事张仁杰、弟世杰,功德主前忻州长官张宁、弟张安广。空格当系安字。仁杰、世杰皆安宁子。县旧志,仁杰忻州知州,与此碑合。”“题大朝乙卯岁立,乙卯宪宗五年也。碑因风雨剥蚀,拓本半涉模糊。戊午重阳节,南邢村张昕持其尊人玉卿孝廉(名联奎)所抄重阳观记来访,得与拓本互校。窃喜重阳节得重阳记,亦奇缘也。”

  (王宗昱编《金元全真教石刻新编》,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

主办单位:山东师范大学全真道研究中心 电话:0531-86182160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文化东路88号 邮箱:qzdyj2011@163.com
版权所有:弘道 技术支持:济南焦点网 鲁ICP备0907185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