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主页 > 道教资源 > 道教碑刻 > 金元 >
金元

重修段干木先生祠堂记[1]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7-02-17 17:44 浏览次数:

古桐石匠张信刊,朝列大夫河东陕西等处都转运盐使司裔段禧撰[2]奉训大夫河南府路陕州知州兼本州诸军奥鲁劝农事解居仁书丹,承事郎解州芮城县尹兼本县诸军奥鲁劝农事蒲机篆。

[3]夫而藐万乘之君,逸居而遗百代之名,非胸中所蕴大过于人,孰能与此!若箕颖之巢由,首阳之夷齐,邈乎不可及已。东周以降,虽不逮古,超然肥遁之士,绝世独立,长往不顾,其志节可尚者,间亦有之。而我段干木先生为之最。易曰:不事王侯志可则也,先生以之。先生与魏文侯同时。文侯,战国之贤君,言行亦所可取。尊儒好士,礼义亦至。而乃峻拒远避,若将浼焉。何邪?盖文侯德业虽隆,不能免蔑君之诮。才智虽美,适足为窃国之资。望望去之,岂以是欤?然其卷怀有道,逊默保身,含章深晦,人莫测其际也。向使不出乎此,碌碌合污,俯首以就,功名不过为李克、翟璜而已矣,安能流芳千载,使鄙夫贱妇犹知歆慕,在在立祠,嗣胤奉祀,愈久不替也哉?尝记儿时处齐河郡邑,读孟子书,至逾垣避之之语,有先大夫指之曰:吾远祖也,汝识之。恨方童呆未解请其详。稍长,而岁时拜扫先茔,仰瞻其碑亦曰:段干木之裔,惜不载其乡土。至治癸亥,承乏河东漕倅,挈家之官,取道京洛,抵陕济河而北,距漕治一舍,而宿于安邑之下段。偶询名地之由于主人。对曰:是邑民聚之落名段者二,故以上下别之。皆段干木先生之旧隐也,古有祠宇遗迹尚存。闻而惊喜,急往谒之,则为黄冠所据。求索碑志,断裂陆沉矣。怅然久之而退,翌日趋任受职,休沐之暇,问途以访上段。有祠在其南,至元之末县教谕张伟子奇文以记之。云唐大历间段咸义者创之。金季毁于兵,宗人名福者继修之。欣幸同族有人召致偕祭而反。明年,泰定改元,分部河南监禁。道出芮城,馆于县廨。屏绘其境地图,起而观之,东西近郊表题段干木之祠三:一在东张,一在神林,一在段村。诘旦,按图历诣其所。东张之祠,亦厕宗圣观侧,神林暨段村者,仅有故基而已。神林之基,坏碑傍仆,字画剥蚀,漫不可识。段村之基,密迩民庐。而段族实繁,诸段迎劳甚勤,接语欢洽,如素亲昵。置酒邀饮,序齿列坐。觞行一[4],再揖而告之曰:吾祖庙食于安、苗两县者凡五,其二委诸道流。推吾祖介洁之操,岂肯苟歆非类?惟上段之祠,始终兴作,出于段宗而世守其祀,为无憾。顾兹废址,兴复无人,宁不愧乎?禧幸恭末属,叨官乡郡,不有倡率,责其可逭?敢谋共构新祠。春秋合集宗人,以时荐享报本附远,莫此为急。惟父若兄允否谓何,众咸悦诺,留宿而别。是夏北还,课务日迫,欲毕前图,则未遑及,但遣书谆嘱屡矣。三年春,秩满而祠已告成,诸段之力是赖。涓日来谢,且落之位,先生而安其灵。一二耆寿命为辞刻石,俾后世有考也。义不可让,因论古今皆知先生之高而未知其所以高者冠其端,但俗所谈传闻鄙说容有失实者皆不书;而详记经营始末缀其后。诸段裒助木石 甓之费,督视佐佑工役之劳,具列于碑阴。系之辞曰:彼仁不富,厥后无闻。或没避世,嗣续弗替。天地有终,先生之祀无穷。

时大元国泰定三年岁次丙寅三月乙巳朔初四日戊申裔孙纯阳宫提点兼官河中府道录段道祥等立石。

(《山西碑碣》、1923年《芮城县志》、成化《山西通志》)

[1]《山西碑喝》云:原立永济县(现芮城)南中条山南麓段村上方祠内。高180公分,宽90公分。正书,柳体,行26,满行54字。

[2]成化《山西通志》记作者为“段禧裔孙元盐运司副使”。

[3]光绪《永济县志》作“鄙”。

[4]据文渊阁四库全书《山西通志》补。

(王宗昱编《金元全真教石刻新编》,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

主办单位:山东师范大学全真道研究中心 电话:0531-86182160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文化东路88号 邮箱:qzdyj2011@163.com
版权所有:弘道 技术支持:济南焦点网 鲁ICP备0907185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