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主页 > 道教资源 > 道教碑刻 > 金元 >
金元

□□修长生观碑[1]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7-02-17 18:28 浏览次数:

承务郎河东陕西等处都转运盐使经历仇浩篆额,分云野士圣惠陶怒撰并书。

夫太极未分,道隐于窈冥之内。两仪奠位,道彰于日月之间。二曜由此以代明,四时因之以迭运,万物资之而动植。物遂其生而不知其始,物从而化而不知其终。非道体之妙用乎?昔黄帝闻广成子在崆峒之上,故往见之曰:闻五子达于至道,敢问治身奈何而可以长久?广成子语之曰:至道之精,窈窈冥冥,至道之极,昏昏默默。无视无听,抱神以静。形将自正,必静以清。无劳尔形,无摇尔精。□□□生,惟兹夏台,实禹之故都也。逾邑半舍之南,村曰陈郭。村之中有观,曰长生。名之之义,盖取诸此。其地四顾坦平。桑麻连绵蓊郁,土壤膏胰,民俗淳朴,雍熙谦退,犹有唐虞之遗风。东有柏塔凤凰之山,西则轩帝咸鹾之沼。其南也段干先生之祠,其北也司马文正之故家。林峦掩映,黛绿千重。烟霞出没,云水萦绕。丹碧横陈,四时变态,窣乎目前,真一区之胜境。琳宫琼馆,固其所也。观之攸奥,始于道士李公志道,字太素,号熙和子。世肄难素,好积阴功。凡有疲窿残疾之者,必施药以拯之。人欲酬谢之,辄长往而不顾。远近赖之以全活者,不可胜数。当皇元平定兵烬之后,旧物虚耗尽矣,于是创修圣迹以居焉。后适遇崇真大师刘君于西祖庭,阐扬妙道,机缘符契,遂师事之。历岁既久,遗物人而退藏于天矣。若志真者,李其□□州人,逎志道之法弟也,继踵而起,主持于斯。赋性沉厚,尘劳甚勤,尤为激切于待人接物,趋事赴功必尽其心而后已,乡里敬仰之。然志慕玄虚,好游云水,不堪羁束。尝游于洛表,独处林泉,锻炼纯熟,积有余年,后无疾而登真矣。郭公志圆,本邑付村人,为志真之高弟,号无欲子,法赐履真大师。尝任解州道正。自其幼年,辞亲人道,昆仲三人,先生为之长。性宽闲,喜淡薄。荤酒之类,未尝饮食。立言温而气和,内健外而顺。动心惟谨,百务专精。哀衿茕,人以是喜之,而事事物物皆应期而办矣。四十年间犹如一日,郭公之力居多。自今观之,殿宇峥嵘,圣容炜烨,云房豁敞,庖室虚明。门徒顺旨以服劳,信士闻风而趋至。田有,圃有蔬,园有桃李枣杏,济世之物,无一不备。非郭公机智明达,善于规恢,能如是乎?然是观也,原其所自,迄今百有余年。既作成于三仙,复志圆之弟广怀明德致妙大师郭公道亮,道亮之弟清真大师曰柳公德春承之于后。同志协力,肯堂肯播。祠宇则重加整饰,田园则不怠于耘籽。前业益修,宜其有今日之盛美,为道流之称扬。宁公冲和,村人,即德春之长弟也。慨然有志,一日偕康彦深、贾廷芳诣余,出前人忘其姓名所撰铭记,见亦曰:斯文之作五十年矣,惧夫先师之道行寝久而不彰,欲刻诸石,传之永久,顾不韪欤?后二师继作之迹尚或闻焉,请为增入之。未尝易其本文,姑举其大略赘其末。又录其铭曰:夏之为都,绍禅有虞。雍熙之化,呜呼盛欤?迨我皇元,抚临区宇。奉道崇真,超今越古。明扬教法,大阐玄风。郡邑闾里,琼馆琳宫。里曰东郭,民俗淳厚。闻善则行,非义则不。至道先生,创始于兹。劳苦万状,固非妄为。圣迹之奥,假公之手。异众拔伦,名垂不朽。志真李公,允蹈仙踪。重加营葺,益表前功。郭公道正,明达谦冲。至真上足,德履圆融。立观度人,有仪有矩。雍容辑睦,爰居爰处。次暨道亮,缵承于斯。德动止,景范先师。朔望良辰,燔檀诵经。羽衣肃肃,永祝皇龄。冲和宁子,远续余芳。纪功树石,久而弥光。

晋宁路采石局提领李昶镌。

维大元至正十一年岁次辛卯冬至日道士宁冲和等立石。

维大明国嘉靖三十四年十二月十二日因地大震,碑记摇倒,次万历十七年八月十一日□□乡人等重立。

卢邦彦

为首人杨天叙

张腾

石匠薛书吏

(《山西碑碣》)

[1]《山西碑碣》记此碑在夏县庙前乡付村村东,高200厘米,宽94厘米,十五行,满行67字。

(王宗昱编《金元全真教石刻新编》,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

主办单位:山东师范大学全真道研究中心 电话:0531-86182160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文化东路88号 邮箱:qzdyj2011@163.com
版权所有:弘道 技术支持:济南焦点网 鲁ICP备09071854号-1